2017年2月4日

無標題
然而箭頭一再受阻,它沿途必須穿越的,並非幾個山洞和黑暗中的海岸線,也許真正的難題在於現實與冀望之間的落差,在於被想像的花蓮和實際的花蓮的落差,在於曾經擁有的花蓮,和未來歸返之間的落差……我是用著怎樣透明的漆,在低頭、蹲身,屏息凝神想要畫除落差的罅縫,那微妙的縱谷,卻早在我選擇離開,又自我詮釋為殘念分手之際,就已形成。
-孫梓評《知影》P.179

我感覺我可以任意把花蓮代換成我生命中的木柵、York,甚至是台南。


無標題


無標題


無標題


無標題


無標題


無標題


無標題

假期尾聲,在台南各處散步的我,發現台南好美啊,比前幾天去的澳門好玩多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