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3日

長期以來被這個職場和主管教育成「可以讓別人欠、但不可以欠別人人情」的價值觀,於是在與這個職場以外的人接觸時,經常因為被別人理所當然的索要而感覺特別不爽。然後才發現,這個世界上真的很多人可以毫不在意且心安理得的到‧處‧欠‧而且完全沒有打算要還的。

只有我以為這個世界應該是禮尚往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