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8日

星期六下午,從成大醫院要去魚羊鮮豆買杯咖啡,沿著東豐路的簡餐騎樓走著。東豐路的店家已經和我記憶當中完全不一樣了,大概在我中學時期曾經獨立風騷的印象咖啡店都消失十年了吧?那時候我會在印象寫Peggy要求的英文作文,和小學老師的聚會也常常在那裡。現在那排店家好多都只做正餐,午後三點,顯得有點冷清。當年一起聚會的老師到哪裡去了?如果母校老師還要和學生聚會,會約在哪裡?

朋友們紛紛成家立業。雖然我也已成家,但立業真說不上,時常感覺困惑。高中的數學老師,已經忘記他叫甚麼名字,只記得大家老是叫他老頭,老頭當年說過的,人生所追求的「職業、事業和志業」三個層次,一直放在我心上,我那時候覺得,我擁有的能力和性格,各種強悍驕傲與堅韌,怎麼可能會是迷失在生涯發展當中的人呢?尋找事業和志業,到底有多難?十六年後的今天,我已經能回答這個問題:真的好難,太難了。

我沒辦法想像把工作只當工作的日子,老想著要做自己真的有興趣投入的工作,問過Simon對工作的看法,他說,怎麼可能當興趣呢?那就真的只是工作啊。啊我想也是吧,哪個財務真的會把財務當有趣的事情做啊。那我或許是又幸運又天真,幾年來做的工作都是我想做的,策展和參展,好像每年都很開心啊。可是,我就這樣做委任,玩一輩子嗎?我也得認真起來,離開舒適圈了吧?

這兩天在病房裡陪著我媽,一邊翻閱我妹買的韓良露《狗日子,貓時間》,那是作家的倫敦生活札記,但與其說是札記,那其實是一個富太太毫無深度與文采水平的生活流水帳紀錄,我在想若非她是名人,這種文字若由我寫,大概也只能在臉書或blog發表了,哪有可能出版成書呢?妹妹說她很討厭這本書,她覺得不過是一個貴婦賣弄著她的吃喝玩樂與諸般享受的紀錄而已,但我的生活或許已經和她有微妙的不同了,身為已婚者的我,工作累到極點時,有時候都會想像,不如我在家當家庭主婦吧?但是,終究都是幾秒鐘的念頭,我知道我是喜歡在職場被需要的、我其實很喜歡在工作中忙碌,我根本不可能接受做為家管的生活型態,所以,我倒是覺得,看看這本書也不錯,我就隨便讀讀,神遊一個我不可能過上的日子,也不是那麼不愉快的事情。


***
兩天都是早上八點出門去吃早餐,然後到醫院。早餐店依然是七八年前我還住在台南時每天光顧的那家,走路的路線也和我當年每天早上的路線一樣,差別在於,我當年是吃飽後直接去總圖念書。那時的人生低潮,以為永遠沒有走出的一天,但也不知不覺的遠離了。

如今的困惑,終究能理出來的吧?可以的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