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6日

在line上面和小妹聊起阿姨。阿姨走了一年了,而我卻還經常會在與同事或朋友的對話當中偶然提到她。都是在普通的對話中,在需要舉例時,阿姨也會很自然地被提起,大概都是,「對啊我阿姨也有遇到過這種事/她如何如何反應了」,而對方也會自然地順著話題進行評價、回答,「我覺得你阿姨這樣做怎樣怎樣」,都是普通、很自然的聊天,但是和我聊天的對象,自然是不知道,那個被拿出來舉例的人已不在了。我和小妹說,我常會在對話後,想起那句老生常談:人其實可以在別人的記憶當中永遠活著的;我並沒有刻意的惦記著她,但阿姨會時不時的活在我與他人的對話當中,然後我會在事後希望阿姨能夠在我的記憶裡活更久一點。小妹說她也是這樣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