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7日

書寫歷史的瞬間

我被Brexit的結果嚇壞了。

1989年有人挑戰柏林圍牆,然後兩德在一年後統一。1989年我才不過五歲,無法體會一個時代在一夕之間嘎然而止給人帶來的戰慄感受,只能問身邊更年長的人,啊,你們當時有想到這事情會發生嗎?沒人能想到吧,東歐國家一個又一個的離開「鐵幕」,啊,第一塊骨牌的「發生」就是這樣嗎?

柏林圍牆倒塌對我而言是書本上的文字,然而我居然可能目睹歐洲體系與英國自身的分崩離析,這真是從沒想過的事情。我一直以來都覺得我學的學科在現實生活當中不過是空中樓閣,每次有人問我,為什麼當初去英國學這個?我幾乎無法回答。這學門連幫助我觀察現代世界的政治情勢都沒實質幫助,然而我居然有被打臉的一天。

脫歐底下的Subtext意味著聯合王國很有可能不再聯合,人們所熟知的,自1603/1707年至今的那個「英國」的概念搖搖欲墜,這種巨大變革,就在幾個手腕不足的政客玩弄之下,有很大機率要發生了。我沒辦法形容這件事情對我的衝擊有多大,終於歷史不是白紙黑字的文字詮釋,以為不會那麼輕易發生的事情(聯合王國的分裂),竟然可以是這樣發生的。

我真的真的是嚇歪了。

去看Tattoo那天,是英國贏得拿破崙戰爭200週年。大概只有英國人會在200年後還會得意洋洋慶祝此事,大型的米字旗🇬🇧被投影在愛丁堡城堡上,觀眾們站起來唱天佑女王,在那種氣氛之下,很容易覺得做英國人是很驕傲的一件事。台灣人的國家認同意識向來混亂,當下的我忍不住羨慕英國。

學英國史的我,對於1603或是1707年的事件不過也是史料和書本上的文字,總是用理性且冷漠的態度去處理。但從昨天開始,突然間發現自己原來也站在一個巨大的歷史洪流當中、而且感到這個洪流的力量。

原來一個時代的結束,最初可能只是幾個政客的議題炒作,在大家都不明所以的狀態之下一發不可收拾;原來蝴蝶效應真的能掀起龐大的波瀾;

原來人其實無法控制歷史創造的過程。#brexit

PEI 🍀(@ayslara)張貼的相片 於 張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