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日

其實瑯琊榜是一個得了PTSD又沒能好好治療的潔癖作主角的故事。


Simon在看倒數第二集的時候覺得太不乾脆又夢幻,「以真實歷史而論,這太子只要把皇帝關在裡面慢慢餓死,或是逼他自己寫個罪己詔,事情就結束了,幹嘛還跟他爸廢話。」「要看歷史請問我看得比你少嗎?你忘了我讀什麼的?我如果今天覺得這部戲好看,那當然不是以看歷史的標準。」

但或許也是以看歷史的標準啊。瑯琊榜說是架空劇,但其實劇中無一設定不是集中國歷史之大成。那些美麗的茶具器皿、禮儀、家具擺設、官制、國際關係、地理設定,根本都是中國歷史文化的大總集(當然也可以說是綜合性的亂套XD,我得放開我的歷史腦,不停提醒自己這是架空,大雜燴都是可以接受的)。人物和故事設定自然也是了,一心猜疑屠殺功臣冤殺嫡子的皇帝和朝堂奪嫡之爭哪裡還少了?那些都是很老生常談的架構了。

如果說梅長蘇或靖王那種光風霽月坦蕩高潔的角色實際上在歷史上很難存在,那為什麼故事很好看?因為,很光明啊。太光明了,反而有種撫慰的力量。如此快意恩仇,看來實在爽快。

當然也有情節幼稚的批評。我不會那麼嚴格的看待情節,這又不是歐美推理劇,需要斤斤計較計謀合理性,重點是人心啊,整部戲說的都是人心,梅長蘇每次贏,不是因為計策和佈局如何無懈可擊,事實上他遭遇的突發狀況還不少,他的勝利是因為他比對手掌握了更多的人心盲點與思維漏洞。他和謝玉、夏江和最終大boss皇帝的對話都展現了他如何在掌握了對手的漏洞之後予以擊殺。

綜觀中國歷史,還沒哪個冤案在同一個統治者手上翻案過的,我一直琢磨為何要做此堅持。梅長蘇寧可不翻轉政權也只求一個翻案,這是皇帝轉也轉不過來的問題,而我想了很久才明白,梅長蘇盼望的不只是一個案子的真相或正義,他和靖王可不只是情與義值千金,他們實際上想做的是一清邪佞、匡正朝局。

(不過考慮到這部戲的出產國,總覺得這種價值觀和該國實際狀況超級違和的。)

是的,這部戲所傳達的想望真的很幼稚,但或許就因為主角懷抱的家國天下從未實現過,如今我所處的國家也一片渾沌,那也只能寄情於電視劇中了。

完全是浪漫主義的一部作品啊。




其實不用動腦想那麼多的,就算光是要看臉,也是讓人心花朵朵開的戲,第一次看胡歌演戲,我還真沒看過像他這麼仙氣、這麼有氣質的古裝男主角,不是帥,是太美了。
49集這三秒瞬間閃避動作我可以重看五十次沒問題(心)!

2 則留言:

  1. 今天聽到一個關於稱讚此劇的說法,用個通俗又吸引人的劇情來影射ㄍ產黨長久以來不認錯的精神。雖然我沒看,只能轉述與你交流XD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但我覺得台灣人一點也沒資格批評共產黨長久不認錯,
      前陣子二二八連假的各種促銷行為、
      加上昨天發生了憲兵無搜索票進入民家拿走白色恐怖文件的事件,
      台灣同樣沒轉型正義,
      還真是沒臉講對岸長久不認錯。
      (抱歉,我認真了。如果你這說法的來源是台灣人的話,我們還真沒資格講這些。)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