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0日

兩天前,一位旅英時的舊友和我說起,她前陣子回去學校,我們一起住過的Block D前的長椅,材質和顏色都改了。我心想,我不記得什麼長椅了,我不是很想知道學校的事情,我幾乎不回想。人腦是很奇特的,當你下定決心要放棄一件事情的記憶,是真的可以達成的,所以,大家都誇讚很美麗的校園景觀,我是全忘了,忘得一乾二淨。反倒是乏善可陳的貓空大學,看到臉書上的颱風天風雨走廊大瀑布,我邊看邊笑,覺得很有親切感。但、我、離、開、貓、大、是、更、久、之、前、的、事、情、啊。

妹妹明天要去倫敦念書了。
我請她務必找時間去York憑弔一下我的青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