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0日

我對於華麗麗的大曲子沒有特別喜好,但卻因為交響情人夢,而非常喜歡拉二鋼協。最常聽Ashkenazy的版本,雖然好像有人說他演奏的太從容。一直到今天,每次複習,都會想起2006年的那個冬天,在11樓的住處寫paper、看日劇、聽音樂的情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