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0日

生而在世,我們終需一別。

在我小學三年級時,因媽媽身為高齡產婦,懷孕過程不太順利,進出醫院幾次,當時還未婚的阿姨就搬來我們家住,代理了媽媽的角色,每天接送我上下學。那年她還沒有遇到未來結婚的對象,記得她是上班族,而且還懷抱著成為電台DJ的夢想。蒐集了很多CD,也曾經報考過電台,在那段準備應徵的期間,每天放她蒐集的音樂給我聽,跟我說她打算播每一段音樂的時間點,好像把我當做聽眾一樣。後來阿姨並沒有到電台上班,兩年後就結婚了。

阿姨一直是個很有個性、很有脾氣的人。結婚前生氣勃勃,可惜結婚後,病弱的女兒花了她200%的心思。電台好像是個很潮的行業,我忘記了我阿姨曾經懷抱著這麼潮的夢想。

昨天早上十點在外出洽公的路上得知阿姨的死訊。回公司的路上,我想不起她最近二十年來的愁苦,獨獨回憶起她在報考電台期間,我們一起坐在小公寓的主臥室音響前,聽她放頑皮豹的主題曲給我聽。只記得那一刻。

阿姨終於從病痛中解脫,大概也見到女兒了。也許還要一陣子,我才能認同這是值得欣慰之事,此刻,只是不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