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30日

接待公費留學博士、年紀又比我小的鋼琴家,主客的媽媽掌控了整個table talk。女兒從小的練琴經歷、現在來回於南北兩大城市忙碌的教學生活、未來的生子計畫、偶爾轉頭好奇一下我的來歷和工作狀況,我知道這是一個對女兒的成就非常得意的母親,女兒有那麼多事情是值得她忍不住想與人分享的。我放空了,想像自己的母親和父親,先不說炫耀兒女成就並非他們的習性,他們是低調謙遜的性格,但我自己確實也沒有任何值得他們在如此場合提出來當作話題的成就或事蹟,完.全.沒.有,一件都找不到,想談都沒得談。我在這種場合所建立的自信,大概就是,鋼琴家本人根本沒社會歷練,我作為一個同世代的年輕人,談生意的對象是她的父母;工作中面對這類的藝術家,大抵都是這樣的模式,所以我的驕傲在於,我更具有在社會生存的能力呢,是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