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2日

  • 儘管很多記憶片段已經很模糊,但仍然常常會覺得大學是還不久以前發生的事。有時候看到大學時候追看,很喜歡的日劇,還會以為那是昨天的新鮮,可是,就連《交響情人夢》或是《不能結婚的男人》,都早已成為陳年日劇,對如今的大學生而言,是「只聽過沒看過」的戲,才發現時代的眼淚非常殘酷。
  • 最近某個天王在Yorkshire結婚,朋友一邊看電視,看到記者拍著River Ouse的畫面,一邊問,喔,York是不是真的和畫面上看起來一樣浪漫?這問題我該怎麼回答才好呢XD。
  • 年初又去韓國。冷的要命,抵達的第一天零下十度,寒流中。飛機還沒停妥,還在仁川機場滑行,我就問我男友,「為什麼我每次來韓國,都覺得這麼羨慕?又這麼生氣?」
  • 總是這樣覺得恨鐵不成鋼。我們畢竟和哈韓的年輕世代不一樣,在她們成長的年代,韓國文化已經宰制亞洲,大概在她們心目中,韓國理所當然是更先進的國家;但我們曾經經歷過90年代,為什麼曾經在差不多程度的起跑點上,我的國家如今卻可以如此的一敗塗地?我是七年級生,我應該可以說,國家不是在我手上敗掉的,我也想為我的國家做些什麼,但每天認真的我,有做了什麼嗎?
  • (考慮到我的職業,是不是很諷刺?我實際上能做的非常少。)
在光化門前,生平第一次jump photo。
如果你身上穿的是零下八度的衣物,請勿嘗試此動作,跳完我腳踝就受傷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