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2日

越界與墜落

差不多在《Border》前六集的時候我都在想,為什麼這部戲可以得到那麼多好評呢,雖然劇情演技等等都執行的很順暢,但也不過是一部典型的、一集一個案件的日式刑事劇。看日劇超過十五年,老早就對這種類型感到疲乏。看了六集,沒有看出特別新意。直到七到九集,主角性格的崩壞才讓我驚嘆於,原來一到六集的平順與淡定是必須的。

石川在第一集得到了見鬼的能力(他是否有興趣結交和他擁有相同症頭的韓國朋友太恭實小姐),這注定了他無法永遠保持淡漠;因為看得到死後的被害者,想要把加害人繩之以法的信念隨著劇情推展而越來越執著,情報販子、駭客、臥底,這大概不是以前的石川會考慮使用的工具,他卻鋌而走險逐漸依賴這三組人馬輔助他取得各種有助於定罪的犯案證據,他已經無法自拔。一到六集的案情解決看似公式化,卻可看出石川的性格一點一點在變,他越來越來越來越在乎那些鬼魂,以及所謂「正義」。

石川能深刻的體會到被害者死前的不甘、悔恨與痛苦,然而警方所必須遵守的程序正義,卻很遺憾的,幾乎沒辦法弭平這些苦與恨,於是他憑著自己的「正義」進行檯面下的非法手段,超脫了法治所能允許的範圍,為死者們超渡。第七集的敗北,石川遭受打擊,但被害者卻因著他的「正義」,擺脫了死前的痛苦,微笑著向他感謝。然而,堅信「正義」必須被實踐的石川,卻已經無法如同這些死者一般的放下。他只是更加瘋狂的執行自己以為的正義,直到最後一集,安藤告訴他,他根.本.沒.辦.法.做.到.絕對正義。

石川無論如何有沒有真的殺死安藤,在我看來沒有任何差別,總之他已經墜入黑暗。在絕對邪惡面前,他永遠是輸家。殺了人,成為絕對正義,或許有人覺得,道德永遠在法律之上,石川只是貫徹信念,但越境之後的他,能「原諒」自己嗎?還能平靜嗎?若他沒殺人,也不過是證明了安藤的嘲諷罷了。

無論答案是什麼,石川只能那樣崩潰痛哭。

這是一個無法遏止的墮落故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