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9日

平和的歲月。

在進度停滯、毫無流動的那幾年裡,我每天在家裡看書,早上去圖書館、每週去學日文,筆電在床邊、窗前的小茶几上,念書累了的時候,坐到茶几前,就著陽光上網。09年的春天左右,瘋狂迷上了篤姬,幾乎每天看完緯來進度,回房間會窩在那個茶几,上日劇版看推文,熱烈的擁護上樣和御台所。

那段時間關在自己的小世界裡,因為才剛受過傷,害怕再度受挫,所以在comfort zone裡只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一感覺勉強,就立刻把腳步縮進來,動也不敢動。

不敢和現實生活當中的朋友多說,在台北的朋友們面前表現淡定,反而非常認真的在網路上以另一個身分和名字寫起另一個blog,開啟了另一段人際關係。我對那些網友太誠實了,在那幾年,每天晚上在微網誌上聊天,聊得太開心,後來演變成相互寄土產禮物的關係,在台北、台南和這個小城鎮上都見過面。對現實當中的朋友感覺自卑、慚愧,說不出口的事情,在互不相識的網路線上,我全展示了。microblog是療程,的確是。

養了魚和仙人掌,每天看,拍些照片,把色彩斑斕的仙人掌照片po上網。無法分享自己的近況,於是分享仙人掌的近況。後來仙人掌長得太大了,太茂盛,我根本控制不了。

晚上有時會去吃鍋燒意麵。民族路上的鍋燒意麵,昏黃的燈光,雖然很多人都說,那是外地人在吃的,份量少又貴,但是,我和我媽這兩個老台南,還蠻喜歡去那邊吃東西,在那幾年當中,顧客當中本地人的比率也不是太低。我很喜歡那家店,那附近的道路氛圍,古蹟、舊街與小吃店,那是我最喜歡的故鄉圖像。

已經五年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