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7日

壓力真的很大。

前晚夢見去巴黎出差,沒去哪玩,只夢見自己扛著大砲,跟著主管跑,到處拍他指定要拍的東西(竟然連做夢都會感覺到肩頸酸痛?),醒來倒是一點幸福感都沒。

昨天晚上的夢更可怕了,竟然夢見和九國參展藝術家餐敘,餐會竟然還是由我主持,只記得旁邊的日本畫家友人提議要大家交換位子,我也從善如流,扯起嗓子用英文大喊,還沿桌照顧每個畫家難搞的意見,不過餐會只吃到第四道菜,惡夢就醒了。

感冒了兩個星期還是沒辦法好,健康的身體,快回來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