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1日

經常會覺得這不是一個可以實現任何夢想和理想的地方,我願意為很多事情妥協,但是官僚作風之腐敗和愚蠢,遠低於我能妥協的下限。

總會有忍耐到無法忍耐的時候,到那時,希望可以看得開,該放手就放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