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1日

百年古厝,百年生命。
這份工作給我許多機會能夠到意想不到的地方去勘景。今天早上走在百年洋樓前的蔓草間,循著村人的指示找尋目的地的古厝,我總是很珍惜這種機會,因為,這些鄉間的古老小路(甚至不是路),我可能在今天的公差結束過後,就很難有機會再度探訪了。

這些場景大多數很荒涼,年久失修的華麗建築裝飾看來陰冷,我總感覺我是邊看邊害怕,會想到,啊,這是逝去的人用過的房子,像在看活生生的阿飄故事場景地,但就是明明很害怕還硬要看。

(奇怪,以前在英國念Early Modern的時候,seminar也一樣要進城看老建築啊,那時候怎麼不害怕呢?大概是人對於阿飄的想像有很強的文化侷限性和隔閡吧XDD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