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31日

"Okay?" "Okay!"

我最喜歡Hazel和Augustus對彼此說的"Okay!"。


好像很多人讀這本書都哭了的。我倒是刻意的不讓自己哭,刻意讓自己鎮定的讀。

我一直對於Cindy有種虧欠,我媽當年常和我說她的病情,但我的體察始終不夠具體與切身,在Cindy的病床前,我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夠感受她的心情更多一些。這想法夠奇怪的了:那時我幾乎每一次在這個blog寫她的事情都邊寫邊哭,但那畢竟是「我」這個旁觀者的心情,我始終為了「沒辦法真正在她的立場想像她的世界」而不安和心虛。但這想法畢竟很自私,就算理解了她的心情與洞察,那又怎麼樣呢?是讓她好過一點?還是讓我好過一點?安慰到了誰?

我藉著讀這本書,回想Cindy的最後一段時光。Cindy的絕症和男女主角都不一樣,但是她和女主角一樣,深受積水所苦。積水最後要了Cindy的命。

沒有辦法寫出自己對小說的真正想法。紛亂的體會太多了,大概因為我的身邊也曾經有這樣一個少女戰鬥過。我覺得我對這本小說的想法都是很私人的,好像與故事本身無關了。

(經過了這麼多年,寫到Cindy,還是語無倫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