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4日

假期沒有回台灣,一個人留在這個島上洗曬棉被,為冬天做準備。

前天晚上做了一個真實的不得了的夢,夢見自己在一時衝動之下遞了辭呈,(這實在很奇怪,雖然公司內部各種光怪路離,但我對工作從來沒有不滿到想要離職),回到台南家中,好像是立刻就後悔,但這種事情沒有後悔藥可吃,總得為了活下去開始緊急止血,我只好到處開始求職,求職求的不順又覺得愧對男友(為何是愧對他?真是一萬個不懂),想要再回公司復職又是種種的道路不通,爸媽在夢裡又敲邊鼓說那就再出國唸書一次吧(我爸媽真的是一直到今天都還巴望著我說我要回英國復學),各種混亂讓我在夢中崩潰的哭了出來。

星期天清晨醒來,發現自己還抱著抱枕,安然的睡在島上的公寓裡,工作還好好的,根本沒有離職,想起前個晚上依然照常到演藝廳加班,星期一也依然要準時打卡,突然間覺得人生真好啊。

大概我對工作確實有諸多不爽,可是,在失去之後我想取回的心念竟然這麼執著,那種執著到崩潰的心情反而讓清醒後的我大吃一驚,原來我比我想像中喜歡這份工作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