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8日

有時在傍晚先洗頭洗澡,全身清爽時才在過了晚餐時間之後外出覓食。早市附近的店家燈光已經暗了下來,騎機車經過可以看到那座三百多年的牌坊、廟宇和舊騎樓在昏黃的路燈下安靜矗立者;這對我而言是個魔幻時刻,那些日間煩心的事情、小鎮生活如何惹我生氣、突然間都消失,我一時之間可以看見城鎮不屬於台灣的美。由於此地與南洋間百年來的緊密關係,許多舊樓房反而不似台灣在六七十年代所興建騎樓的乏味與醜陋,這些南洋與中國風的混搭,會讓我想起,在民初戲當中,異國租界閃閃發光的街道。

但是,或多或少卻讓我懷疑,這不過都是我為自己的留下所找的藉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