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日

stuck

把日劇放著下載,下午三點頂著一頭亂髮、穿著顏色完全不搭的睡衣和運動褲到附近的超商買東西。陽光很好。走在公寓的樓梯,收到阿閃的line,他說他和朋友去看電影。我回了,真好,我都不知道今天要幹嘛。

我每天都不知道在幹嘛。

昨晚洗澡的時候想到一年前邀請了一個重要的客人來會勘,會勘結束後,大家登高去看廈門的景色。那個客人說,為什麼這件事情是你們兩個在做呢?小主管說,因為我們公司只有我們兩個人啊!然後大家都笑了。那時候覺得很輕鬆的,但卻沒想到整個計畫會是一切惡夢與困境的開始。

在那之後過了一年,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整個case會把我的公私領域竟然都搞得一團亂。於是我就不再生活了。只是生存著而已。每天只是這樣,奮力在低溫中爬出窩,化妝,把髮型抓好,買早餐,到座位上吃早餐,開始工作,午餐,再回去工作,加班,買晚餐,窩回去,看電視,做一下鄭多燕,洗澡,和阿閃講電話(太累時此步驟省略),結束一天。在工作以外的時間,我幾乎已經不閱讀,不思考,而任何時刻我幾乎都不笑。

周休的時候也不得閒。因為某方面的人際關係需要修補,我只得配合周末加班,然而老闆又支持台灣的偉大發明責任制,於是我每個周末的衝鋒陷陣都是義工性質的。那如果這麼犧牲就可以省掉人際上的問題,我也還是願意的,問題是好像效果不是很大。搗蛋的人還是繼續導彈(字沒選錯)。

非常魚乾的走在往超商的路上,我突然間想到距離過年只剩下一星期,說起來該返鄉的學生們應該早已經在家happy了。我自己呢,是缺乏這樣的現實感,因為眼前的困窘好像是無止盡的,回家過年又怎樣呢,我每一次回去,都想著如何可以永遠不再回來。

我沒有討厭工作,而是這份工作附加的其他壓力真的十分巨大。我也知道我不會永遠處在這個壓力環境裡,就整個產業環境而言,我處在最好的位置,只是,每日如此面對一個不知何時度過的關卡,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2 則留言:

  1. 我也是處於這樣的狀態
    除夕前一天還忙到七八點才倉皇逃離辦公室
    工作也得帶回家,完全沒生活品質可言
    所以你不是孤單的(抱)

    親愛的,雖然工作讓我們對新年無感
    但還是祝你新年快樂呀 :D

    回覆刪除
    回覆
    1. 新年快樂!!ヾ(*´∀`*)ノ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