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7日

從鹿角枝的窗口往外看,看路上行人緩慢的流動,我突然間發現,我原來早已經脫離數年前的隱居生活,不再有閒情逸致做甚麼文藝少女了啊。

以前在英國,學管理的朋友曾經說過,我整個人都像文科出產的女生,喜歡談論的話題都那麼輕飄飄的,一別經年,那個感覺上遠比我有雄心壯志的舊友,做了比我還要灑脫的工作、好像選擇了比我還要自由一點的人生、還可以隨心所欲地搬到想去的城市生活;我呢,雖然還在「藝文界」打轉,可是,非常入世,也很庸俗。

今天下午,車上的廣播剛好播到一首大喊著「走自己的路」的怪歌,我心想,這不是廢話嗎?不管你願不願意,誰的路不是自己一個人在走的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