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4日

一個人的路途

她和我在同一年出國,到德國念藝術史。和我所不同的是,她選擇在德國重新念了大學,現在連碩士都念完了,大概會長期發展下去了吧。

每一次讀她的文章,關於人文學科路上的自我掙扎與自我質疑,我彷彿再度碰觸到當年的冰冷、寂寞與困頓,我總在心裡暗暗祝福著;也許是因為我們年紀相仿又同年出國、也許是因為我們領域相近,我衷心盼望,她的留學日記可以繼續一直一直順利地寫下去。我所中斷的,希望有人能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