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日

一路向南

一路向南,我坐在副駕駛座,腦中卻想著爸爸。

台南到恆春的道路,哪一次不是他開著車帶我們走過的?我們曾在枋寮和一位約好的朋友錯身、那一年的八月底去到社頂,有滿山遍野的蝴蝶、還有一次,一向對於天文不感興趣的他,竟然跟上了去恆春觀彗星的風潮,特准還在念國中的我翹課,讓我媽去把我從學校接出來,全家浩浩蕩蕩地下午就這樣開車南下,晚上在關山附近看彗星。我無法忘記,入夜後,進入了屏東縣界,光害變少,抬頭望天,看到密密麻麻的星星。我猜想平常的屏東應該也不可能看到密度那麼高的滿天星光,大概是彗星帶來的吧。

這些片段,不管怎麼描述,也只能對我和我的家人產生意義吧。每一次坐在副駕駛座,總是忍不住浮想翩翩,想著我爸,第一個帶我出去玩的人。

那天我們在車城的公路邊吃了牛肉麵,那家牛肉麵,我爸每一次經過,都要批評幾次,嫌難吃,從未讓我們下車去吃過。
「嗯,我知道為什麼你爸嫌棄這間店了。」
「我也知道了,真的不好吃。」

所以以後要聽我爸說的話。

海生館的Puffin好可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