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7日

人性的非人化

《Katyn》大概是我看過最悲哀的電影吧。人性的悲哀好巨大啊。

我絕對不承認台灣無腦片商翻成什麼《愛在波蘭戰火時》,這蝦毀,看完這片的人第一時刻腦中想到的絕對不會是「愛」。(當然是有愛的,母親、妻子、姐妹、女兒從未忘記她們家中的男人們),但是這片的結尾是長達十分鐘的集體槍決的畫面,非常冷淡的、公式化的處理,到底是哪個白痴在看完之後決定把片名譯的這麼爛的?就不能放尊重點,直譯成「卡廷屠殺」、「卡廷慘案」之類的,不可以嗎?

希望還真是兩面刃,人可以因著希望而從困境中站立、但人也可以為了過於渺茫的希望做出殘酷的決定。直接被槍決屠殺的兩萬人算得上是了結得乾脆,那麼活著的人呢?那些選擇事實、不屈的人們,在極權統治之下,又產生了多少冤案?而那些明知真相,卻選擇明哲保身噤口的人,在內心深處,還會為了自己「思想上入黨」而迴避的真相感到心虛與哀傷嗎?那麼在此之後出生的世代們,是否永遠都無法找到歷史了?事隔五十年後,卡廷慘案的真相已浮上檯面,但人性總是卑劣,我們人類這種可怕的生物,可以保證這類慘劇有停止的一天嗎?(實際上今日的俄羅斯也尚未全面承認罪行。)

在觀看這類史料、紀錄片、電影的時候,我總是對於那些劊子手的心態感到十分好奇。有人覺得好玩、得到快感,也有人早已麻痺,那麼,在事過境遷之後想起這些事情,還會感覺到哀傷嗎?大概很多人會辯白,這都是當下的政權和命令要求他們做的,都是聽命行事云云,但是,看著紀錄上的處刑數據,我會想到,這一天處理掉的幾百條生命,他們在此之前擁有的是什麼樣的人生啊?一瞬間他們的幾百種經歷就這樣消逝了。行刑人工作做得長了,也許腦中什麼都不會想了、也許眼前的人都不當是命了。但,這就是最恐怖的地方啊,人會為了自己心愛的寵物死去而哀傷,但人命這樣大把大把的消逝,竟然已經無法引起心裡面的任何漣漪了嗎?人性竟然可以扭曲至此。

無法再寫下去了。電影的最後十分鐘我幾乎摒住氣息,到現在那種窒息感依然緊緊攫著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