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日

我大概是留學時期開始愛上雨的。說也奇怪,居住在英國的那段期間,York其實十分少雨。就算有,也只是很不過癮的毛毛毛毛雨,雨絲倒真的比針還細。隨著我的精神逐漸崩塌,我渴望見到任何具有破壞性質的東西,那時,我每天都祈求一場大雨。只可惜大雨似乎始終不曾出現,每日醒來,所面對的依舊是一片蒼白的天空、蒼白的湖面。

在那之後的這麼多年,我依然渴望著雨。

前晚下了大雨。夜中外出,我換上短褲和夾腳拖鞋,撐起傘,大雨打著傘,啪搭啪搭的,我透過雨絲,看著附近的餐廳和路樹和街口,濕淋淋的地,不知為何覺得很心安。

這個城市的眼睛,時時窺看著居住於其中的人。作為一個外來者,無法逃避那些永遠在檢視和好奇的目光。只有在大雨中,誰也看不清楚誰、誰也聽不見誰,於是我終於隱身了,隱身在很冷的水花當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