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日

虛幻

是不是有這樣一個經常出現的文章命題:寫信給十年後、二十年後的自己;或是也有相反過來的主題,是以已經長大成人的視角,來寫信給十幾歲的少女們。

我從來不觸碰這類命題。

可能是悲觀、可能是實際,我連明天的自己的模樣都找不到、也無法期待,那要我如何正向的相信,也許十年後,我會成為童年夢想當中的,閃亮的成熟女強人?別提未來,就說今年吧!往前推個十年,我們正好大學入學,而我一點也不覺得,十八歲的自己,能夠想像到這個今天,而走到這一步的波折,就更加是天方夜譚。

至於比我更年輕的少女們,我是沒興趣提點她們什麼的,那只會顯得倚老賣老,而且,任何幸福、任何成就、任何創傷、任何苦澀,到底都是屬於自己的東西,沒有人真正能給年輕後輩什麼的。

所以我討厭這兩種命題。覺得真是毫無意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