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日

於是我來這裡滿一年了。

臉書上同期培訓的好友們紛紛在塗鴉牆上寫下類似的感嘆,所不同之處是,大部分人已經脫離了菜鳥的身分,而我還是菜,因為辦公室今年沒有新人。

這個小城的春天也已經到來,就像去年的陽光一樣,柔柔的,在年年相似的陽光當中,我在同樣的位置和同樣的道路上,想到去年初來乍到的自己。我從來不是一個過於天真的人,從來都覺得人生是一條漫長的戰鬥,但即便是一直都懷抱著這種警惕、從未鬆懈,我還是發現,去年的我實在輕盈許多。在網路上看到新進人員的惶恐與稚嫩,我告誡自己,不可以變成一個倚老賣老的人,但卻忍不住對著這些很「菜」的感想文而微微冷笑;這個環境非常複雜,你們準備好了嗎?要應付這種事情,永遠都準備不好的吧。


是的,輕盈。我最近認識了一個非常輕盈的人。也是個台南人,三十歲的大女生。第一次長談時,她的人生讓我十分驚訝:竟然真也有一路順遂的人生、竟然也有人的回憶一路不曾滲入任何空白、任何掙扎與吶喊。於是這樣的經歷,讓她成為了一個非常快樂單純的人。我雖然比她年輕一點,但卻早已失去了這份順遂,已經先感受到了大起大落,於是對於這樣的人和這樣的歷史,我不是羨慕,而是感覺很困惑;原來這世界上也真有這樣的人啊。

於是有個共同朋友這樣開導我:我們兩人的性格太不一樣了。她一直以來所做出的選擇,都是在她的能力範圍之內可以搞定的挑戰,一步步都不是很大的步伐,所以可以走得那麼穩健,卻又因為太穩健了,於是她反而想要一次脫序演出;而我,從來都只看到「想不想要」,不是「做不做得到」,兩步之間間隔過大,我竟然也都願意跳,才會一直過著很刺激的人生,一時失敗與成功交錯著,她渴望的脫稿演出,卻經常在我的人生中上演。這是根本的性格差異,也難怪我覺得非常困惑,困惑於這種安穩與伴隨而來的單純。

可是,我很喜歡她。昨天我們坐在可以遠眺整個城鎮的高樓喝茶,她說起了她最近迷上的影集,剛好也是我喜歡的。那種熱絡,讓我想起我大學時代和朋友討論日劇的情景,這種毫無機心的互動、這種無關大事的話題(非關工作、家庭與感情),我好像也好多年不曾有了。舊日同學都住得太遠,而我也斷然不肯和工作後認識的新朋友談這些屬於自己喜好的風花雪月,害怕被理解太深,居然還會遇到一個對象,可以這樣子聊天,讓我猜想,她其實不曾對自己的人生做出階段性的區分,不管是大學、研究所、事務所,一直到現在的工作崗位,對她而言,都是一直線下來的,所以她一直保持著學生時代的樣子。

偶然碰觸到工作的話題,她也可以把討厭繁瑣的法律流程輕輕放下。其他人會埋怨甚至幹聲連連的事情,到了她手上,傳達出的訊息是,她是真心的覺得這些事情不討厭,只是要小心謹慎處理。對,只是要小心而已,不是甚麼會天塌下來的事情。

這是我很少遇到的朋友類型。反而讓我思考更多了,思考著她這套人生哲學,是不是也會讓我感覺快樂一點。

更輕一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