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4日

笑臉

他在電話裡說著已經失智的奶奶最後一段日子的情形,我很安靜的聽,忍住不要發出聲音,但眼前已經模糊一片,濕濕的。

我想到我們的最後一次見面,在除夕夜那天,我拿著大紅包去找你,你收下時,那個像孩子般的笑臉,真可愛,我一直好難忘記;難道這紅包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嗎?電話另一頭繼續說著他的外婆,我心裡想的是,嘿,紅包你花完了沒?可能你捨不得用,拿到之後就每天供奉在枕頭下,可是,我多希望你已經開始花了啊。那天的笑臉,我每想到一次,眼眶就紅一次。

女婿跟你說醒來之後去吃豆花,你就很滿足,哼,豆花有甚麼好稀罕的,我們再去喝飲茶啊!已經好久沒帶你去飲茶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