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8日

二月電影

《狡兔計畫》(Safe House)
一句話,米國人不要再消費CIA了好嗎!!
(如果世界上沒有CIA,好萊塢一定鬧劇本荒。甚麼有的沒的合理的荒謬的糾結的一廂情願的設定都丟給CIA就對了。)

《鐵娘子》(The Iron Lady)
顯然是我喜歡看的片型。只除了演員是Meryl Streep,我對她的演出一直有某種障礙,她對我而言實在太overact了。不過,這一部電影,真是不得不說,Meryl阿姨是本片最大亮點,但同時也是唯一亮點。

我可以理解導演想要採取剪接和倒敘手法,這並不是這部電影不成功的原因,問題在於,導演所呈現出的僅僅是timeline,而且還是很淺的那種,每個段落都交代得太浮面、又太理所當然了。片中只告訴我們發生了這些事件,但是柴契爾個人心境上的衝擊掙扎與變化,單就劇本本身而言,幾乎是沒有;觀眾之所以依然還能夠受到震撼或感動,全因演技之神Meryl Streep的超強詮釋和渲染力。抽掉這位演員,到底還能看到什麼?

誠然,兩小時的傳記電影無法、也沒必要鉅細靡遺地呈現主角的一生,法國電影《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就以非常巧妙的切入手法,讓觀眾成功從一個角度窺見了香頌歌后琵雅芙的生命。而本片卻僅僅以淺淺的、組織鬆散的碎片堆疊,最後這個柴契爾夫人,依然還只是片名的The Iron Lady,電影沒能讓我看見這個稱號之外的她。

(當然,以我的求學背景,並不需要靠電影去理解她,然而,廣大的外國觀眾卻不見得具有英國70~80年代的政治社會環境的認識。一定一堆人看得一頭霧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