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4日

備戰

重拾書本之後,才發現自己帶出來的書驚人的少,竟然只有三箱,然後想起,自己當全職考生的期間,是多麼貪婪的仰賴著圖書館在讀書,幾乎是以每三天借/還一本書的速度在進行著。留在身邊的書本不多,可是從我手上流通過的書很多很多。

突然間發現,此時此刻在此地的我,似乎也並非偶然,也已算是求仁得仁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