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9日

續上,關於這個年份。

p20120109-145900

關於災難片的末日預言,我一直沒啥感覺。

在較為艱難的時期,曾經和一個好友聊過2012,我告訴她,其實我真的不在乎甚麼末日,既然自己的人生事事不順心,若明天就是世界的終結,我覺得也不錯,反而是了無遺憾;今時今日的生活,雖然已走出了那時的陰霾,但卻依然覺得,即便面對末日,似乎也沒甚麼是無法放下的。


2012年的手帳現在才買,第一次買了韓國的。第一件事總是標上重要朋友的生日,翻到七月時,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先跳過了。

沒辦法,我沒辦法一下子拔除掉長久以來給予我安全感的防衛心;這麼多年以來都是一個人穿著盔甲走過的,我還真沒打算脫掉,因為內心實在很膽小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