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7日

當煙花不美

11.
一個人生活的時候,沒有時間去感受孤單,反而是在家人來訪過後的星期日下午,突然間感覺好失落啊……。既然如此,是不是就乾脆讓他們下次別再來了呢?

可是,還是很想希望把握住每一個可以和他們見面的機會啊。

12.
這個小島很喜歡施放煙火。幾乎每個星期,有辦活動的場子,都會花錢放些煙火。以前住在城市裡,每次聽到煙火的聲音,都會很興奮地跑到陽台或窗邊,想要在大樓叢林之間,奮力看看樓房之間散落的點點花火。

現在,能夠看到完整的、漂亮的整朵花火的機會變得很多、也看過很多不同顏色和形狀的樣式了,可是,都沒什麼興奮的感覺呢。

大概是因為,再怎麼美的煙花,只有一個人看,也是不美的了。

13.
對於自己來到這個小島上生活這件事情,怎麼想,都還是覺得很奇怪,很不可思議。某些文化上的衝擊和認同問題(及隱隱然的排擠),甚至讓我覺得,好像比我在歐洲生活時還要更嚴重的感覺。(比起此地,我竟然更加認同英國,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持平一點來說,在哪裡生活都是很不容易的,而現在和留學時代的吃力感在某種程度上相當類似:身邊的人都是一國的,我永遠都是那麼辛苦的要打入身邊的人際關係,必須要花好多好多力氣,才能說服身邊的人,「我和你們也是有共同語言的,也許。」而我現在還處在屢敗屢試的階段就是了。

有點糟糕的是,某種惡性循環似乎已經逐漸成形,旁人說不出口的排外造成了我的疏離感和缺乏認同,於是我又更加地被視作外人,使我越發確認自己無法久待。

面對某些困境,我猶疑著,是該盡全力去克服甚至跨越,還是裝作粗神經,讓自己和他人都以為我無所知覺呢?然後一切就會這樣糊里糊塗的過去了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