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0日

步調

我一直記得剛回國時,和阿喜多有段時間頻繁通信,她寫著,在她印象當中,大學時候的我,是個很能夠掌握自己步調的人。我看了只想哭,那段時間的我,都還處在方寸大亂的狀態當中,全無步調可言,當然也隨之憎恨自己。

考試這件事情,是無法給我什麼「步調」的。因為考試不是人生目標,而是賭博,而誰在豪賭的時候能掌握到什麼鬼步調?至於那些永遠做不長的工作,也只能說是乏善可陳。


從去年11月到現在,我太清楚自己正在做些什麼,於是能清楚地意識到自己身在何處、於是知道我走了那麼長的路,不是為了要停止在此時此地的。如此心存不甘與某種程度的憤怒,使得「目標」再度浮現。這種急於做些什麼、也知道自己一定會排下時程力行的確定感,實在是非常久違了。

傍晚一個人站在環島公路的交叉點,看著路口與紫色的天空,我知道我該往什麼地方再繼續走下去。

2 則留言:

  1. 我最近都不能用我的帳號留言好怪喔~
    為妳開心!

    回覆刪除
  2. 現在的感覺就像是終於設下了起跑線,至少我是站在線上了。之前完全是隻下重本豪賭的無頭蒼蠅,我完全不適合這種賭徒人生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