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7日

再一次告別

這是我第三次在台南大肆購物、收拾行李,準備要長期離開這個城市。

早晨的冷雨在過午之後停了,陽光再度現身,住家附近盛開的黃金風鈴木和木棉花,吸引了一批攝影愛好者拿著笨重的鏡頭拍照。於是我突然間不急著回家了,我沿著大學校園、公園、還有我慣常出沒的街道繞著,想要多看看此刻這個花木盛開的小城市。

偶然散步經過一個巷弄當中深鎖的店面,想起約莫七年前,我曾經和一個高中同學坐在這個和風的小店喝茶……在那之後,我們再也沒見過面,這地點已經不知換過多少店家,而我和她,又是在各自的路上轉過幾個彎了呢?


我十八歲,第一次離家前,也曾經這樣滿載思緒嗎?應該是沒有的。那時我幾乎擁有著整個世界的夢,台南太小了,裝不下我。我第二次離開台南,是在四年前準備出國留學,那時的我,已經看見了我所追求的一部分世界,於是變得漫不經心,因為,很多曾經想望的事情早已變得理所當然,我甚至沒有時間回頭多看。這一次是第三次,卻是我首度感覺到我對台南的不捨;大概是因為我曾經離開太遠,於是眷戀之情在我再度走近的這兩年加深了。

那麼,關於我在十八歲、首次離開台南以前,所做過的那些大夢呢?在我終於可以放下我對我自己的嚴厲、更豁達的檢視自己的人生之後,我知道,我未實現的夢想不曾破滅,而是已經被我收進口袋了。此刻我正沉潛著,但是,已經被我收進口袋的東西,還是有機會可以再度展開的,只端看我如何選擇時機而已。


算命先生說,我是個在家運不開、出外成功型的人。我一直覺得所謂命運是可以被打破的,但是,至少在再度離家前夕,讓這個算命的結果給我一點力量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