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1日

只是外行觀眾角度

今天去看了文學館巴爾札克的展覽。

其實我對巴爾札克和著作《人間喜劇》並不熟悉,我只是想抒發,為什麼館方要用紅色、暗紅色來當作展覽室的背景,燈光又打得非常昏暗,簡直像飯店房間的燈光。整片大片紅色背景,在上面看字看久了,會有很嚴重的視覺暫留,非常不舒服;然後昏黃的燈光,和字體過小的字卡,配上十九世紀那些筆工比較細膩的漫畫,讓我真的覺得我看字看圖看到眼睛都快瞎了,我才在那個特展展室看了四十分鐘左右,就覺得昏昏沉沉,最後幾乎是逃出展室。後來到了後面的燈.光.通.明的台江古地圖展,我才覺得人醒過來。

不知道策展的人做這些設計的原由為何,其實我也看得出來,物件陳列規劃真的是很用心,但以觀眾角度而言,它在視覺上讓我很不舒服,因此連帶的,只會讓我想要趕快把東西看完好離開。

而我現在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那個不友善的觀看環境、而非巴爾扎克其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