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5日

人不能只剩一張嘴。

那天去北美館,我從一開始就找錯人問接駁車的事情了。北美館的週邊因為花博展區的關係,今年我去那邊好幾次,每次都在不同的地方搭上接駁車(還有一次是等了太久都沒車,直接到對面去搭公車過去的),所以這一次,看到好幾列不同的排隊人潮,我問了前面一個大叔,剛巧大叔也是要去北美館。

然後我知道我錯了。那麼多的人排隊,只有我們兩個是要去北美館,而這位大叔剛好就是那種「男人到了中年只剩一張嘴」的類型(推測他是退休人士,才會那麼閒),在接駁小巴上,他一直不斷跟公車司機抬槓,還在那邊爭論圓山飯店接駁車站牌的方向錯誤(並沒有錯好嗎,那個方向的確是去圓山= =),到了之後,他又在那邊嚷嚷要花三百元看高更展很不值得之類的blahblah。所以我和公車司機道謝之後,非常光速的溜下車衝進門票處。

倒楣的是,在我買完票又拿了導覽機,終於走近高更展覽室的時候,這個無聊的大叔已經從外邊觀望一輪,準備要去看免費的常態展了,他看到我手上拿著的特展DM,非常大聲的說,「你花那麼多錢看什麼高更幹嘛呀!!三百塊耶!那根本不值得花錢啊!!要看梵谷還比較值得!」這時我已經認定這位大叔的確是只剩一張嘴(金悲哀),而且還大聲的讓路人們知道他對高更和梵谷的無知,我也只是笑笑走開。

我看了兩小時,這傢伙竟然非常陰魂不散的,又讓我在美術館門口遇到,他看到我超興奮「欸,你花了這麼久了時間看高更啊。」我沒答話,只是流暢且優雅的拿出手機開始打電話,擺脫掉這個無聊大叔。


擺脫掉這個大叔之後,我站在公車站牌前等接駁車。等了十分鐘車還不來,旁邊一個怎麼看都像是翹班上班族的年輕男子(還穿著襯衫領帶和公事包)開始向我搭訕,「欸,你來看高更嗎?」、「特別來美術館看展覽的嗎?」、「在工作嗎?不然怎麼可以今天跑來美術館呢?」、「你很喜歡看這些嗎?」、「你有去看花博嗎?」、「你一個人來嗎?」、「上次的展覽……嗯,就是上次的展覽,你也一個人來嗎?」(他講了老半天,都講不出「上次的展覽」是哪個,我想他根本不知道「上次」有什麼展覽吧= =)、「你喜歡一個人到美術館啊?」………(我都爆青筋了1152[1]。)

相信我,他所有的問句,我都用單音節的「對」、「嗯」回答。我不知道為什麼他還可以繼續一直問下去。


所以,當半小時後,我在會面點見到咩樂蒂的時候,我其實是非常非常非常想要罵聲幹的,當然不是罵咩樂蒂,是想要找人聽我開幹。


***
我今年去了好多次美術館,不同縣市的都有,幾乎都是一個人去,從來也沒遇過那麼多無聊男子啊。

2 則留言:

  1. 結果我就自顧自的跟你聊起起來了,也沒聽你開幹說... 囧rz

    回覆刪除
  2. 哈哈所以我選擇發洩在blog了XDDD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