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9日

閱讀一本文集,作者在首篇就「急著」表示自己寫不出完全真實的東西、強調著文中的「自己」都具有相當程度的虛構性;然而,真實與否,對讀者而言,哪有那麼重要?或者其實只有作者很在意?加上了這樣的「聲明」,難道就能阻止讀者的對於文字的詮釋與浮想了嗎?

我也很討厭別人透過文字設想我的性格與生活,可是,信與不信,那也都是別人的事,我又何來辯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