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2日

不再繼續的習慣

這個月收到alumni magazine。學校竟然還會寄給我這東西,真令人想哭。原來我也算是校友啊。 


又一屆世足賽要開始了。我媽問我要不要看。我說,我早就沒在看足球了,現在什麼球員都不認識了。話一出口,我自己都大吃一驚,我竟然「已經很久都沒有看球欲望」了!我曾經是一個會調鬧鐘半夜三點爬起來看歐洲職業聯賽直播的球迷啊!(夠熱血就能夠爬得起來,偶爾會看到不支睡著,醒來的時候剛好出門吃早餐。) 對了,我還曾經在宿舍想辦法要用學網連上熱心鄉民提供的訊號、我還特別去Manchester買貴鬆鬆的球衣、ptt的整個足球群組都曾經是我每天必看的版……這些,都是曾經了。

我一直以為我去英國之後會離足球更近一點,但結果是完全相反,根本完全沒那個時間,每天在歷史系、圖書館和宿舍之間忙碌,完全沒有多餘心思去想什麼娛樂活動,球季中,交誼廳總會有人在看球,我也沒時間去加入他們。結果,就這樣忙了三個季節,時序進入夏天,我終於如願的去了Pub、和一群歐洲人喝酒看球,看得還是Euro 2008! 但,那卻是我終於死心,決定放棄學業的隔天。


在英國的那段期間,我一直很ㄍㄧㄥ,不管是出門旅遊、還是關心球賽都給我罪惡感,所以不敢放心玩樂,連外食次數都少的可憐,直到一切結束之後,才很荒謬的發現,我既沒學位、又沒玩到,虧、超、大,幹~~~~我應該在有機會享樂的時候就撩下去啊!這種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的情懷真是超恨的。(他x的)

和朋友一起看球真的很爽快,在六月底的英國夏夜,一起從Pub走回學校的路上都很開心,但是我那時不知道,看足球這個長久持續的喜好,就會隨著Euro 2008的結束、在我離開英國之後就此中止。也許只是忙、也許只是不想、也許事實是……我不敢。看球的情緒,就這樣不知不覺揉合著我的挫敗感和某種很深的怨懟,於是我身為球迷的心情就這樣被狠狠的撕裂了。那天在Pub的晚餐,可以算是療傷的開始,可是,療傷說來多麼沉重,導致我在逃離了那個壓力環境之後,再也不敢面對那個曾經可以給我短暫安慰的小小喜好了。這些,都和足球賽本質無關。真是對不起啊,那些我曾經愛過的球隊和球員們。


不看比賽跟球員的轉移或是球隊的改變根本沒有關係。我只是不想重新接續那個2008年夏天的我而已。

收到了校友刊物,我還是高興的。我畢竟,曾經屬於過一個什麼地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