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8日

你是深山百合花

三個小時以前,晚間七點十五分左右,傳來你遠行的消息。

早上八點從電話得知你已病危,我的心思一直飄飄蕩蕩,腦中不由自主的想起王宏恩這首過於溫柔、以致於有時難以承受的歌,(或許意境不見得那麼切合)
妳是深山百合花 默默綻放不說話
搖擺山風最輕柔的撫慰 仰望滿天的星光
深山的百合花 沉睡在我夢境遠方
伴著思念最遙遠的飛翔 還有今晚的月光
這歌才聽幾次,就沒辦法再聽下去了…… 。

下午趕著去了高雄,這是最後一次陪你,我們一進病房,你流淚了。其實,看著失去意識的你那麼辛苦的靠氧氣喘息,該流淚的是我啊。

後來,你的雙胞胎弟弟妹妹也來醫院了。他們親手把你心愛的各樣草莓玩偶們放進毛茸茸草莓包包裡面,放在你身邊。草莓包包實在好~可愛喔~~♥,你一定很喜歡!

小天使,再見。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