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2日

北上南下

今天在月台邊聽著車站播報停靠站名,我突然間明白,為何我總是在北上的過程當中焦躁不安、卻在南下高雄或南迴台東時心情愉悅的原因了;因為,南下對我而言都是度假,而北上這段道路,就好像吸飽了水的海綿一樣,滿滿的附著了整整五年的回憶深度,很重。壓過海綿滲出的那些水,就很像那些記憶片段一樣,在列車固定的節奏當中,不小心又跑出來,一點一點、提醒我那些早早被拋諸腦後的往事碎片。於是,我微笑著、我哀傷著。

沿途經過的廠房、稻田、省道、鄉野住家看來都是熟悉的、陽光永遠熾烈,但我為何要在南北300公里的中途下車呢?站名還沒播完啊,不是應該還有豐原、苗栗、竹南、新竹、中壢、桃園、板橋、和台北的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