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6日

我與總圖四樓。

我在想這件事情有多離譜,在我離開喵大幾年以後,我竟然要寫一篇dedication to the 總圖的文章XD。

[我所知的喵大人都喜歡綜圖多過總圖,但在那五年當中,我消磨在總圖的時光是遠多於綜圖的。綜圖一直給我一種擁擠的感覺(人太多)、那種開放性也讓我不安(是我太孤僻)、離開座位的時間限制也讓我焦躁。

對了,我說的總圖範圍僅限於三四樓,特別是四樓。我絕對不是在說那個地下室吧台區,要去吧台區地下室唸書,那還不如到綜圖去。]


總圖四樓的某些角落很適於放空和冥想。有段帶著筆電去寫proposal的日子,我是在總圖四樓與Plato/Aristotle這些人的著作搏鬥的。這些人的東西實在太恐怖了,如果不是在一個氣氛如此凝結的空間,我還真是什麼都參不透(那些東西用中文理解就已經過於抽象,更何況是看英文譯本)。而且那些希臘東西我也不是很想外借回去,那樣會讓家也變得難以放鬆的!所以所有的reference我都是在圖書館搞定的。(or was I simply lazy?)

寫希臘政治學的term paper一點也不愉快,真正的快樂時光應該是讀我愛的醫療史論文。專題課是在下午,所以我樂於耗費整個上午到中午的時間準備;我知道學弟妹向來不耐煩一字一句看原文史料,但我好愛。我的腦內古代庶民生活小劇場每週在我的總圖四樓小角落熱鬧上演。

其實喵大圖書館就館藏而言很殘、非常殘,和我後來念的那所學校比都不能比(那裡還真是要什麼有什麼,除了影印費真是他x的貴);可是,雖然我在後面那間學校更加更加的依賴圖書館(有太多的古籍和膠卷只能在archive裡面使用),但是我始終沒有找到另一個可以讓我安心放空、讓腦內小劇場安心上演的角落。

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另一個更讓我平靜的角落。
(廢話,有人會在市圖冥想嗎?)



BE MORE REALISTIC: 但也許總圖四樓之所以得我心意只是因為人太少、冷氣夠強!要睡覺也很舒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