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1日

讀者已死

2004年,那時念大三,Derrida過世,系上辦了一連串的講座專題討論Derrida和解構主義。我承認那時候每次經過系上的佈告欄,對於貼著的DM都選擇視而不見= =。

俗話說千金難買早知道,這一定是懲罰,懲罰大學時候的我,每次遭遇有關文本的理論像是符號學、結構主義、解構主義之類的東西都選擇逃避而且拒絕面對,這一些理論架構我都不求甚解,亂念一通,反正剛好我做的東西都不需要運用這些,所以根本懶得學,而且我明明有時間去修文批,但我沒去修。現在要在短短時間以內把這些東西吞掉,真是痛苦到讓我哭爹喊娘,媽媽呀,這些東西真的好難好抽象啊(淚),為什麼以前在學校,明明有好幾個學期的時間、明明有好老師,但我都沒有好好學呢!!

(還好心理分析學派還算ok,全拜湯姆先生喜歡在課堂上ㄉㄧㄤLacan所賜。)

羅蘭巴特說,作者已死。作者是否已死大概見仁見智,但我非常確定,讀者已死,考生已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