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5日

安靜一日

  • 還在當苦命研究生的時候,若在吃飯時間的廚房都沒有遇到flatmates,可以一整天都保持沉默、一個人面對自己一整天。
  • 其實可以沉默也是一種自由。
  • 今天是選舉日,本和即將升格的台南市無關,但我媽在戶籍上是金門縣民,所以她得特地飛回金門投票。而我爸照常上班、我妹去學校參加運動會,家裡非常安靜。
  • 我剛剛想著,要泡杯入味的紅茶需要半小時以上時間,倒不如我現在先去廚房燒水吧,這樣我晚點出門覓食回來之後,就可以喝茶了。然後突然想起,這種只為了自己的生活而思考的日子已經很久沒有了。
  • 當然不是討厭和家人同住,只是自由慣了,常覺得我們之間的空間太狹窄,許多美好在靠近一點之後就很容易破碎。
  • 矛盾的是,我從一早就一直想著我媽,她幾乎不曾在沒有我或妹妹陪同的情況下搭機,向來她外出的流程和瑣事都是我給她照應好的,她的個性迷迷糊糊(說好聽點是可愛),我還真怕她在過程當中又出了什麼紕漏。
  • 每一次我離開台南、我離開台灣的時候,我媽在家裡也是這麼想的嗎?
  • 今天很安靜。我要把漢魏六朝文學都讀完才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