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4日

well done!

在Edmonton的那兩天,都是屬於一個人的時間,一個人走在雪地上、坐在輕軌電車裡、坐在長程的公車上,我彷彿在照一面鏡子,回望自己的許多回憶。

在超市裡看到顯而易見是留學生的亞洲人在採買生活用品,我想到每週去Iceland和aldi報到的我;在University of Alberta那一站有許多上下車的學生,還抱著上課講義啃,那也曾是我;身為一個初次到訪的觀光客,心裡總有點些許不安,看著他們的神情,很想跟他們說,你們很棒,很勇敢。剎那之間,我覺得我釋懷了一些。

在英國那些屬於挫敗和無力的部份,我完全不願回想,希望能夠盡量忘記,特別是屬於dissertation的部份、還有我是如何被批判看低的(某些看法和評語我還真覺得百口莫辯)。我好像只和咩樂蒂談過比較多,我還在她房間把EEBO網站打開給她看(Early English Books Online, 那裡把千年來的古書斷簡殘編都掃描進去電子檔,我在英國的日子,天天都對著這些拿了放大鏡也無法看明白的恐怖古文),咩樂蒂那時對我說,我已經很好,一個人做了那麼多,可是,這句話我沒辦法真的聽進去,事實上很多人都和我說過類似的話,但這些對我而言只是安慰,我沒辦法打從心裡認同自己,我和玫音一樣,總覺得自己再多做那麼一點就可以突破了,但我們已經很無力,所以始終責怪自己。可是,當我對著那些留學生時,我終於能真心的告訴自己,「對,我已經做的很好了,能到這個程度就已經很好了,我的dissertation題目真的超棒的,那是很值得研究的題目,不是亂湊出來的。已經有了那麼多,我應該覺得自己了不起。」



題外話,我在超市裡看到張君雅小妹妹和可爾必思,這裡的華人真的爽翻了,根本不缺什麼家鄉味(有張君雅,會不會update太快,很快就會出現變成麻豆的花太郎茶花綠茶了吧!!),哪像我們連買醬油這種基本物資都要花40分鐘走到韓國超市,而且還只能選日韓的牌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