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2日

他們情義相挺

…因為他們是印度人,老哥。我們能把這地方團結起來,靠的就是情義。兩百種語言,十億人。印度就是情義,情義把我們團結在一塊。這世上沒有哪個地方的人像我們這樣,林。印度人的情義是世上絕無僅有的。(《項塔蘭》p.447)

正當昔日室友在寢室版上分享著她的印度生活,我正好在閱讀《項塔蘭》

我沒去過印度,與印度最接近的時候,大概是在英國吧;和我相處時始終有點摩擦的Manasi妹妹是個來自印度的大小姐。有時我和她聊聊她的國家,但是她口中的印度,怎麼總是和我從電視上、從書本上、待過的朋友所描述的印度不一樣呢?我想,或許是她的家境實在太好了,她也有她的印度,只是那個屬於醫生律師階層的印度我不感興趣。

我用一個星期的空閒時間把980頁的小說看完。印度是這樣的國家嗎?是一個讓人把各種內心知覺(喜悅、滿足、平靜、憂傷、憤怒、絕望、苦難、怨懟)都感受的淋漓盡致的國家嗎?就好像那個國家的香料味道一樣,總是太滿、太誇張。我一邊讀著主角光怪陸離的人生,一邊想著,這太扯了,這不是我可以體會的人生,但是一方面又緊緊被其中的絕望和希望攫住。有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不太文明」的生活方式和環境,可是在作者筆下,我不自覺的覺得這些「孟買風格」的禮儀和文化真是尊貴、值得驕傲,不容輕蔑。我非常喜歡這種親於土壤的高貴,我似乎也跟著一起尊敬那些貧民窟和孟買黑幫的生活哲學家。

精彩的情節有很多,但我最喜歡看朋友們彼此相愛的情節。在普拉巴克真心把人當朋友時,連多收了主角50盧比也覺得羞愧,堅持退還;阿布杜拉聽到好友提到「bear hug」這句英文,以為熊抱是好友家鄉的習俗,特地從北方邦找了一隻跳舞熊到孟買給他抱抱,怕他思鄉孤單;兩個馴熊師在跳舞熊兩度身陷囹圄時,用盡各種方法給予熊熊他們的陪伴,普拉巴克竟然為了「養了熊,就要愛牠」這句話感動得哭了起來;兩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為了宗教起了紛爭,卡西姆用圍巾把他們綁成兩人三腳,為了方便行動,兩人必須扶著對方的肩頭協力走路,因此而恢復了友誼;維克蘭為了追求英國女友,大費周章的找人幫忙,只為了讓她坐在火車車頂上看著美麗風景,好向她求婚。我喜歡這些天真可愛。


我對那個擁有湖水綠眼眸、讓主角瘋狂愛上的卡拉一點興趣也沒有。我反而非常想認識普拉巴克,我好想親眼看看,那個可以包容全世界的燦爛笑容是什麼樣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