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6日

史上最瞎生日之後續報導

折騰一天之後,雖然挨了幾針、吃了一堆可怕的藥,但還是沒全好;爸媽希望我帶著急診室開的藥,回去原先的皮膚科診所給專業的皮膚科看,但我真的是一點都不想去了…,因為我覺得我根本是被趕出那家診所的,雖說醫生有醫生的立場,不過連讓我在那邊稍微躺一下都不肯,我清醒之後也沒有詢問我的病史,醫生也沒有走過來做什麼特別關心,連最基本的量心跳、血壓都沒有,馬上打電話把我轟給大醫院(診所趕人速度與效率之高,簡直是把我當重症患者),這…,實在讓我気持ち悪い…。

重點是,我被送到奇美之後,在門口就被量了心跳血壓,加上我意識還算清醒,奇美根本覺得我沒事、沒必要送急診,所以把我晾在急診室出入口將近十分鐘,搞得我爸還跑去服務台兩次,想知道他們是不是向來送急診都如此慢條斯理(萬一是車禍怎辦…),之後醫生也只給我打針、抽血、打生理食鹽水,所以我根本沒有送醫院的必要啊!我需要的只是躺下來休息恢復體力,如果診所有當場幫我做簡單的測量,就會知道我根本不是那種過敏引起氣喘的病人,真的只是單純的體力不支昏倒,沒有必要小題大做吧!沒錯,一整串事情給我感覺我像個人球。

總之,我跟我媽說的結論是,我一點都不想踏入那間診所了,虧我原本計畫想去那邊治我的毛孔…。


沒想到,剛剛醫生打電話來啦!他開始道歉,說昨天的狀況很過意不去,問我在奇美有被做什麼處置,我說,都沒有,就只有打生理食鹽水和抗敏劑,他也覺得很驚訝…他在奇美有門診,我猜他應該是對昨天奇美的處理心裡有數,大概也知道急診室對我很隨便,所以才打電話來表示歉意吧。然後重點是,他很誠心的要我再去他診所給他看看我的疹子。

我其實還是沒有很想去啦,感覺不太好,但是,考慮到我媽是他的「忠實病人」,我也不想讓我媽之後看病沒台階下,所以打算還是去「回診」(其實我昨天根本沒給他看到,科科),讓整件事情有個了結。至於我還想要治的毛孔,我還是另尋高明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